010-56208930
   
全球创新发展网--全球创新视野

​​​​​​​​​​​​​​ 全球创新发展网​​​​​​​

当前位置:
上海疫情严重的多个原因分析
来源:全球创新发展网 | 作者:曙光 | 发布时间: 2022-04-14 | 571 次浏览 | 分享到:
本文章针对现上海疫情进行深入分析,归纳了上海疫情严重的N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奥密克戎传染性太厉害了 , 第二个原因躺倒的思维在弥漫,第三个原因学术理论的缺陷,第四个原因权威的呼防防护科技落后而锢步自封。指出将来必须防止这些原因耦合,否则灾难还会重演。

 

 

 


 

 


  如果有人1月份说未来疫情恶化是大概率事件,每天会有上万人被感染新冠病毒,肯定会被全国人民骂死。但是事实很残酷,4月份仅上海每天就上万人被感染。短短一个月全国新增病毒感染者就是前两年的两倍。

  为什么上海会出现严重的疫情,为什么每天损失100亿,已经封控15天了,上海还远没有未实现清零,甚至笔者在写本文时还是每天增新2.6万人被感染?

  默菲定律:要发生的事迟早要发生。

  这是一个系统的原因造成的系统的灾难,不是一个单纯的原因造成的。我们将其归纳为上海疫情严重的N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奥密克戎传染性太厉害了。这次在上海流行的主要为奥密克戎变异株BA.2分支,这个病毒的特点传播速度快、易扩散,隐匿性更强,许多为无症状感染,太难查,太难隔离了,国家高度重视,举全国之力,也很难将上海一城很快清零。

  第二个原因,躺倒的思维在弥漫。有一个故事就是,满街的疯子都在跑,如果你不跟着跑,你就是疯子。用这个故事来形容我们中的一些人的思维最恰当不过,在他们看来,只要欧美在跑,中国不跑中国就是另类。奥密克戎在2021年11月开始在欧美国家流行,12月份欧美有些国家无法防御这种强传染性的新变种,一天新增上百万,找了一个理由,认为没有德尔塔毒株那么致死率强,将其与过去的流感致死率相比较,称为大号流感,反正控制不了,索性躺倒。在我国1月份开始就出现很多与欧美一起躺倒赶时髦的苗头。很遗憾,我们没有进行及时的引导,网络上出现大量大号流感、与欧美同去的想法,认为欧美都躺倒,甚至韩国、越南也躺倒,中国也应该躺倒。在这种想法下,你想像一年前防疫,很难。这种想法忽略了两大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中国14亿人口,每1万人拥有的医疗资产远不及欧美,一旦躺倒失当,医疗资源挤兑,必然严重供应不足,大量人根本住不了院治疗,就是按现在的致死率,中国将死1400万人以上,因此没有作一番充分准备前,只有清零为上策。第二个问题是,新冠病毒最可怕的是它永远的不断变异性,任何科学家,当然包括全人类,没有任何人知道新冠病毒未来会变异成哪种更致命的毒株,一旦变异成传染性更强、致死率更高的毒株后,如果全球都躺倒了,要想再爬起来,恐怕已无能为力,那可能是人类的灭顶之灾。奥密克戎在全球流行才短短三个月,我们有许多人就急不可耐想躺倒,太轻率了。躺倒再益处多,就让欧美先享受一下,我们忍耐观察一年半载,确定无问题后再学习更稳妥。如果几个月后奥密克戎新变种的狰狞面孔出现,全人类还只少有一艘方舟,全世界还有一台最强劲的发动机为躺倒国爬起来加把力。正是自1月份以来这两三个月躺倒的想法在弥漫,上海病毒不迅速扩散都很难。恕笔者直言,许多人并无两年前那样自觉、自律地防疫,这给病毒可乘之机,应该好好检讨。记住,这是场持久战争,战争之下命能活下来已不错,该忍耐的还得忍耐,该守住自己阵地的还得严格守住,否则周围的亲朋好友会被连带传染。

  第三个原因,学术理论探讨的不足。两年前我们就提出,新冠病毒是呼吸传染性病毒,并非如埃博拉那种皮肤接触性的病毒,病毒更多的是空气传播,并非仅仅是接触传播;肺平均每天要吸入7776000毫升空气,肺才是最大的暴露面,手、眼、身体每天与空气的碰撞接触面积远不到肺的千分之一,在有限资源面前应抓重点。但我们的一些学术理论及研究有点偏离方向,一次中国科学家论坛会议报告上,笔者就感觉我国重要研究机构在研究寻找暴露面上似乎方向上有点偏。至少到现在还没有警醒空气传播是多么可怕。PM2.5在空气中都能停留3-5天,新冠病毒这种“PM0.06”更小更轻,停留的时间肯定会更久。在空气中飘浮流动10米,甚至1000米,绝不是不可能。难道一定1米以内就掉在地上了?空气传播的可怕性是有可能飘浮很远进行传染。如果我们没有这点学术前瞻性探讨,作好科技方面的防疫准备,将来可能要吃大苦头。那时候居家隔离和小区封控,封控得了人,封控不了病毒随空气的飘逸传染。

  第四个原因,权威的呼防防护科技落后而锢步自封。现在人们最常使用的口罩是医用口罩(KN90)、医用外科口罩(KN95)、立体口罩(美标N95),这些都进入了疫情防控指南,尤其是N95口罩被权威化和神化了。中国的KN95实际借鉴了美国的N95标准。KN95与N95口罩,就是口罩材料对细菌过滤率≥95%就可以出厂的口罩。大家到药店买来的口罩,上面都是写的过滤细菌≥95%。仔细一想,我们要过滤的是病毒,竟然口罩过滤的是细菌。难道细菌包括病毒?肯定不是,细菌粒径多在0.3微米以上,病毒如新冠病毒粒径则在0.06-0.12微米之间。能95%过滤细菌的口罩,也能95%过滤病毒吗?值得疑问。又说到熔喷布的静电荷多么神奇。初始时静电荷较高、静电电势多在300伏至3千伏之间,细菌、病毒一起抓,但人吸入的空气每升0.3微米以上的颗粒就约在2万-15万个不等,空气优良时约2万个,空气差时高达15万个,重度污染时达30万个颗粒。口罩上25克或者50克熔喷布纤维上即使有再多的静电荷,要吸附抓捕这么多的微细颗粒,损耗是很快的。我们又再回过头来想第二个概念:≥95%,天呀,为什么这么差劲,只能过滤≥95%,就不能过滤率≥99.99%吗?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1%穿透进入人体都不得了,还可能是5%。专家指出,现在的口罩想达到99.99%还真的不行,人首先就会被闷闭气了。实际上无论是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其原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医生在给病人做手术时,尽量减少医生呼出的细菌感染病人的伤口,以及防止病人手术中的血液溅进医生口中。而N95口罩是美国3M公司上世界90年代发明的技术,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工业防尘的。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可悲的是,队员们将廖化神化为张飞,还锢步自封。我们会发现,自2020年5月份以来,关于呼吸防护科技创新的支持政策全部取消,因为大家认为现有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已非常先进,必要时再高配N95口罩就可以完全防住病毒了,大家只管生产,而且还出现生产严重过剩。这里笔者就不介绍现在有企业埋头研发新一代强防疫呼吸防护技术了,免得被人说成有意宣传之嫌。待到深冬冰封时,方知棉衣可取暧,在锢步自封的思维下但愿遇到深冬时能有棉衣。



  第五个原因,上海太大、太国际化了。上海2500万人,比成都2100万人多得多,而且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成都属于中国的内陆大城市,国际化比上海要差些。但成都也是全国最重要的四大国际机场之一,几乎每天都会检测到入境阳性者。但从2020年1月至目前为止两年多来,成都本土277人,境外输入1272人,总计只有1549例,而且2月份成都出现的疫情止于27例就被清零。当时大胆的偿试精准封控,如天府新区精准封控了几个小区,其它基本谨慎地自由,但社区居民还是连查了两次核酸确保万一。笔者倒不是说上海做得不好,有一位官员的道歉就含着眼泪,应该还有这么多天的汗水与重负。

  第六个原因,有人说是前期精准防疫的失误。笔者不太赞成将这个原因归纳进来。2月份成都疫情很严重时,也是采用了精准防疫,对全成都影响降到了最低,值得肯定。笔者认为,上海前期的精准防疫基本没错,即使有失误,也应当允许当地管理者、科学家摸索尝试,否则一旦失误就扣帽子,谁都不敢摸索更科学、代价更低的方法,那只会鼓动各地领导一遇疫性就封全城,必会造成社会沉重的代价。因此我们应该理解上海决策者、学术层的摸索与偿试。成功了上海市民之福,少受罪,少损失,失败了及时亡羊补牢何偿不可。

  笔者认为第五个原因与第六个原因都比较勉强。最主要的原因是前四种原因。就如上1-4原因,就足以使上海,甚至任何一个成市将来疫情恶化。上海只是一个沉重的警示,全国各城市如果不解决这四种原因的耦合,要发生的迟早要发生,下一个小上海就是它了。

  强传染性的病毒、躺倒的思维、学术理论的不足、呼防防护科技的落后,这就是经过了两年锤炼还有张少帅镇守的上海失陷的原因。长期防疫,科技先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技术上锢步自封,不思不断创新,用防细菌的东西去防病毒,其结果是很显然的。除了每天损失100亿,还能如何。疫情的长期化、反复化、无尽头化是一个必然,如果我们不再鼓励防疫科技创新与产业化,不做好科技准备,用更科学的技术低成本防疫,总是靠代价高昂的小区封控甚至全城封控防疫,很难做到防疫的可持续化!

 

 

2022年4月14日 晨 笔